wendy.wenyu

三元粥品

蔡澜:

好像和澳门特别有缘,最近一连两个周末都在那里度过。 
当然吃是主要的因素,除了上餐厅,还买土产,在大马路转进去的福隆街,铺子林立,挤在当中的,是著名的粥店「三元」。 
来了几次都关上了门,时间不巧之故,它早上七时营业至十一时,中间那一大段时间休息,到了晚上的七点重开,至深夜十二点半。 
已经成为生招牌,店口有一师傅拿着一个碗,中间有剁碎的猪肉,师傅用枝汤匙在碗中慢慢搅拌,叮叮当当,等到肉碎成为丸状,就把它扔进滚熟着的粥中,叫一碗做一碗,绝不事前拌好,你要吃?惟有耐心等待。 
说新奇吗?也不。从前广东老妈子做肉丸粥,都是这个方法,记得搅拌时还把汤匙泡一泡猪油,当今客人怕肥,店里已经不采取,干拌而已。 
是不是比别的人家好吃呢?是的,味道足够,也弹牙。生熟灼得刚好,鲜甜尽出。染在白粥之中,要不是那么烫喉,则可连吞数碗,面不改色。 
另外可叫鱼生。拌猪肉丸的师傅身旁有位老者,拿了风干的鲩鱼长条,细心将它切成薄片。灯火幽暗,看不到擦刀子那块布是甚么颜色,切菜板中藏有何物,鱼本身受不受到污染,切出来的鱼生,淋上油,加点葱,就那么生吃亦是美味,放进上桌热滚的粥,灼它半生熟,更是绝品,问题出在你够不够胆吃。 
当然也有猪肝、猪粉肠、猪肚等等的搭配,但是最多人叫的还是肉丸粥,大碗约有四大粒,小的两粒。 
我不是爱吃粥的人,也要了一碗,加一碟鱼生,满粥满足。 
地址:澳门福隆下街四十四号 

Comme un Poète:

Bronica sq-ai + Ektar 100 120.

因为naruto里的奈良鹿丸,奈良变成了我必去的地方。在这里买几束鹿仙贝,可以慢慢的喂一天的鹿。从奈良回来以后,所有的镜头上都有一层水,是啦,那是鹿们的口水。衣服上也有米黄的碎屑,是啦,那是鹿们吃了仙贝,还在我们身上擦嘴。

踏浪云飞扬:

《醉美夕阳红》。在黄昏时分,来到澳洲新南威尔士州Central coast的Long jetty,准备好好拍摄夕阳和晚霞,天公作美,竟然还出现了火烧云,当我正看得入神时,发现木桥上出现一个美妙时刻:一对年轻的夫妇,推着他们的宝宝,在壮观的落日和火烧云映照下,正在桥上漫步,此情此景是何等的温馨,何等的浪漫,就连夕阳也醉了,这么浪漫的一刻必须将它定格。

远方:

伊朗亚兹德小巷

不好意思重发一下,刚才处理有些瑕疵

SINCE Fennie:

(日本北海道随笔录  雪国印象 多图预览 均菲林拍摄)

北海道冬天的雪,就像他们最出名的牛奶雪糕。松软、纯白,有清淡的味道!

日本最好的食材大都集中在北海道,因为这里用最纯净的天然来保持鲜甜。

凌烈的雪风,如侠客暗藏在衣袍中的兵刃,咧咧刺骨。然而踏入半米深的雪地里,却能感受它的松软带来的温感。

我们在雪地里肆意嬉闹,让雪团拍打在脸上,溶化、挥发!

不禁想起日本电影《情书》,带有小鹿惊慌眼神的中山美穗,在雪天里收到一封神秘来信,一路循着来到北海道,就为了心中的那团疑惑。

正如电影里最让人煽情的一句台词:“不好意思,这么多年了,我就靠这个活着了。”

--不好意思,我就想赖在这里不走了,如雪这般单一的颜色,让人心神安定!




 

NumberW:

今天收到了刚到新加坡时诗苑偷偷写给我的明信片,上面写着:“我们生命的前20年,都似乎过着安排好的生活,等反应过来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在那些根本不感兴趣的事情上。遇到你之后,我开始过我自己喜欢的日子,学感兴趣的事并为之努力,我们很少存款,赚了钱就去旅行、买自己喜欢的东西,之前还一起住过只有30平的房子。但我很开心成为现在的我。要问我最快乐的时刻?那就是今天,活在当下的今天。”

肖博文:

Advanced Open Water Diver Certified. Mabul Island, Semporna, Malaysia.